我得了一種病,這種病需要不斷的旅行才會好

世界的盡頭在那裡

有人說是阿根廷

但我覺得在貝加爾湖邊

望著薩滿石,還有那看不到盡頭的天際,才是世界的盡頭

還有

蘇茲達爾Suzdal 那個無盡的草原,綠頂白牆的教堂點錣其間

那是我搭了6個小時的車

經過漫長的、看不盡的西伯利亞原野與白樺林

終於來到這充滿黃綠相間的村莊 一望無際

這個也好像世界的盡頭